位置:主页 > 汽车资讯 >
“像父亲一样!” 这份传承让生命长灯永不熄灭
发布日期:2022-05-01 13:4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人民警察,是和平年代牺牲最多的群体。1999年4月3日,山西省太原市尖草坪分局马头水派出所副所长杨新太因为扑救山火,生命被永远定格在37岁。而他的女儿杨抒敏,那时年仅7岁。

  烈士杨新太之女 山西省太原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支队 杨抒敏:那是一个周末的早晨,我爸爸要去山上,他去要值班。我和他招了招手说,爸,你早点回来,这就是我和爸爸说的最后一句话。

  父亲用生命守护了大山。杨抒敏经历了人生巨变后,也立志要像父亲那样,守护祖国一方平安。她很早就认定了自己的目标。

  烈士杨新太之女 山西省太原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支队 杨抒敏:上公安大学,要有好的身体素质,我当时就开始减肥,从170斤瘦到120斤,每天早晨5点起来跑步,每天就这样坚持,基本每天就是跑5000米以上。当我坚持不下去的时候,我就想到父亲小时候教我骑自行车,他在后面扶着后座,然后一直鼓励我,我摔倒的时候,他鼓励我,自己爬起来,再来。

  终于,杨抒敏如愿成了中国人民公安大学预备警官。2015年,她走上工作岗位,她更深刻地理解了父亲的选择和对警察这份职业的忠诚。

  烈士杨新太之女 山西省太原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支队 杨抒敏:我就想告诉我父亲,爸,你看我正努力,我努力要做一个优秀的人,不一定是十全十美的人,我一天比一天更努力完善自己。就是今天,我以您为荣,希望明天,您以我为傲。

  因为怀念你,所以想成为你。重庆大足石刻的文保员罗开洪,同样继承了父亲的遗志,把思念融入到对石刻的守护中。位于重庆市大足区的佛祖岩摩崖造像,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,罗开洪的父亲罗君时就负责保护石刻造像、打扫卫生、巡逻巡防。

  重庆大足石刻义务文保员 罗开洪:我爸爸算是大足石刻的第一代文保员,他守了30多年的石刻,在他们老一辈人看来,这些石刻,就是我们家乡的宝贝。

  罗开洪回忆,父亲在患病期间,仍然坚持照看石刻,直到去世前5天,他实在下不了床了,才把清洁的扫帚和大殿钥匙,交给儿子罗开洪。

  重庆大足石刻义务文保员 罗开洪:我记忆中有一年,下大暴雨,又是晚上。(大殿)里面水淹起很深,他就赶紧拿起瓢,拿起桶,去舀水,就害怕石刻被淹了,他一身都是水,全打湿了,一直到下半夜,雨小了,他才回来换衣服,反正那一次,都感冒了好几天。

  重庆大足石刻点多面广,5万多尊石刻造像中,有许多都散落于乡野密林之中。这些分散在各处的重要石刻,必须得有专人看管保护。几十年寒来暑往,守好石刻,就是守好了家,这已经成为罗家的家训。

  重庆大足石刻义务文保员 罗开洪:每天照看石刻,我就会想到我的父亲,把石刻守好,也是告慰我父亲最好的方式。

Power by DedeCms